黑良菇

全职/刀剑
吃好多cp,沉溺周翔不可自拔
🐧粉头顶天,我爱轮回,但不妨碍我有墙头👌
韩流狗,我爱exo,我爱朴灿烈,但我不爱sm👌

【周翔】廖若星辰(上)

抓不住七夕的尾巴,赶不上七夕的末班车😶
人物ooc
如有不满请私聊提醒or建议,会有对应措施滴嘿嘿

—————————————————————

〈序〉

天地皆是一片白茫茫,炎炎烈日刺得人的眼睛睁都睁不开。
视线所及之处没有一片绿叶,没有一汪清水。风夹着砂石不断地往人脸上拍。
有一人身着黑色劲装,手戴银色麒麟纹护腕,左手紧紧握着一支箭,黑色箭羽似与平常所见不同,在烈日下闪着异样的光彩。
他便是这样一手执箭,在无尽的沙漠里拖着疲惫的身体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又不知路向何方。

〈01〉

周泽楷从梦中醒来时刚好是早上七点整,宿舍的人还没睡醒,男孩子们十七八岁的年纪不晓得早睡早起的养生之道,昨天晚上又是打游戏打到了凌晨两点,丝毫不为隔天的课程紧张。

周泽楷梳洗完后一个挨一个地把宿友的被子掀起来,不出意外地获得一片哭天抢地的抱怨声,无非是想多睡会 周泽楷我去你天地老子之类的浑话。对宿友的话不怎么理会,随手把空调关掉后周泽楷便背着书包出门了。

“他还是老样子啊,为什么人长得这么帅就是不愿意说话呢?噢这就是所谓人无完人吗这就是?!”

“你可住嘴吧人天天早上叫你起床给你带饭你还背后说人家你缺不缺德啊你。”

“行行行我认错我认错还不成,真是服了你楷大爷,怎么他就这么得你心呢。”

“你还说,怎么不把你舌头拔了呢?”宿友甲翻了翻白眼双脚踩着同向拖鞋向往洗脸刷牙的光明大道走去。

“我靠你娘们不娘们还拔舌头你红楼梦看多了吧?!臭垃圾你穿我拖鞋了快还给我!!”

江波涛坐在床上揉了揉太阳穴,表示不想被傻逼宿友同化,皱着眉头看着宿舍门,似乎在沉思什么,忽而又展开眉无奈地摇头笑了笑。


七月的s市热得如同人间炼狱,白晃晃的太阳带着把人烤熟的劲发光发热。体育馆内的空调没有开,但由于高三的体育课十分难得可贵,还是有不少男生穿着球衣在可以跟烤炉媲美的室内篮球场打球。

周泽楷揪起球衣擦了擦脸上的汗,他刚从场上下来,打开不知道谁送的矿泉水,矿泉水上贴着便利贴,上面女孩子清秀的字迹写着 “给周泽楷❤️” 。也不是第一次收到矿泉水,他也自知很多女生来篮球场只是为了看他,但这一切只让他觉得很迷惘。

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天,没有一丝云彩,太阳依旧那么晒,燥热的空气让他想起那个从小做到大的梦,梦里的沙漠延绵数万里,白色的沙在烈日下闪着如星辰般的光,有一人穿着黑衣不知疲惫般向前走,他看不清楚那人的脸,但随着年纪增长,他离那人越来越近。

“周泽楷!!我去你可以啊,今天又是哪位姑娘给你送水,长得帅就是好我说你怎么就是能做到一个姑娘都不要呢?”宿友乙跑过来搂住周泽楷的脖子差点把周泽楷手机的矿泉水瓶撞飞。
周泽楷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嗯……没感觉。”

“暴殄天物啊啊啊啊啊啊周泽楷你跟我换脸吧啊啊啊啊啊啊”

“你真的很吵,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吵??”这是一句来自宿友甲真情实意的吐槽。

“小周,今天晚上的晚自习学习委员要去开个小会,你记得去参加。”这是来自江班长的友情提示。

“好,我知道了。”

“好,我知道了。”
周泽楷楞了一下,耳边响起的分明是自己的声音。他仿佛看到银装素裹,眼前有一锦衣少年,脚穿云纹黑底马靴,手戴银色麒麟纹护腕,腰佩白玉璃龙玉佩,身披灰狐裘领披风,右手抓着一柄战矛,周围人声嘈杂,有人高呼新一代斗神诞生。但周泽楷眼里只有那张扬少年郎。

[ 披风是我送的。]

眼前少年不过十六七岁年纪,目若朗星,笑得不可一世,“诺,这是我凭实力夺的魁,你答应了什么你不会反悔吧。”

五味杂陈,似是骄傲又是不甘,但脸上仍是不变的微笑。

“好,我知道了。”

〈02〉

这天晚上周泽楷又做梦了。

梦中大雪纷飞,周泽楷走近白天见过的那少年。他执着那柄战矛在雪中习武,一招一式带着凌厉的攻势,瞥到周泽楷的接近,他一甩手中武器,挑起地上白雪,想趁机偷袭。却不想周泽楷早已看出他的意图,不过侧身一躲,伸出两根手指,凭两指之力便夹住了锋芒。

少年面露不忿,恶狠狠地说,“你不同意我上战场,凭什么?!” 天知道他同父亲情愿随军出征时被驳回时的愕然,追问之下才知道原是家中这非人武师搞的鬼。

周泽楷沉沉的目光看着眼前这个年纪尚轻不知天地之大战场之险的少年。

非是他不信任眼前人的实力,而是他仍不舍得放他离开温室,过早的接触战争的残酷。

似是看出周泽楷眼神深意,眼前少年眼神犀利,如箭一般刺进周泽楷的眼里,“我不用你担心我,你也不用瞧不起我,我孙家的嫡子跟你有再大的干系难道就要做一辈子笼中鸟不成?!”

“我并无此意。”

“好,你说你没有这个意思,那下个月演武场举办的擂台赛,我夺魁了你就向父亲申明,放我出征。”

周泽楷哪里不知道少年打的主意,自己教出来的徒弟,将帅之子,整个孙家军哪里有人是他的对手。心想这人自己从小看着长大,到如今硬留怕也留不得。而孙少爷也笃定自己的武师不会拒绝自己,而事实也的确正如他所想。

周泽楷的目光从未从少年郎的脸上移开,他弯了弯嘴角,低声道,“好,我知道了。”

少年看着男子俊俏的脸和嘴角那一抹笑,早就知道眼前青年皮相长得好,这么多年看下来倒是一点也没看腻。原先还气势汹汹,如临大敌,现倒红了脸,不敢直视,像炸了毛的猫一般,提起武器,转身离去之前还不忘恶狠狠地丢下一句,“你最好说话算话!”

梦的最后,周泽楷站在雪地里,看着少年离去,又看着雪再次下起,慢慢地掩去了少年的足迹。

又是七点,周泽楷睁开眼睛,周身冰冷差点让他以为自己仍在梦中那片雪地里。

[空调温度太低了。]

醒来后这一阵心悸让周泽楷无所适从,他知道雪中的少年跟自己有关系的,他应该知道的,可是想不起来,什么都想不起来,梦中一切都像隔了一层窗户纸一样,朦朦胧胧但又无比真实。

周泽楷活了十八年,这些梦就跟了他十八年,时而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儿,时而是一个眉目张扬的少年,他们都有一双熠熠生辉的眸子。唯有最常出现的那个沙漠,那个男子,他隐隐知道有所联系,但又看不真切。

现实生活中,一个人十八岁的高中生,这样的身份在周泽楷心里,却像是别人。正如他的人生,母亲做的饭菜也好,友人的亲切关怀也好,收到情窦初开的情书也好,周泽楷总是隔着一层膜在感受,不现实,不真切。

但是在梦中,他却觉得自己是真正的自己。只有在看到梦中人的时侯,他才感受到心脏的温度。

孙?姓孙名为何?

今天早晨周泽楷没有叫宿友起床,他呆坐在床上陷入沉思。

江波涛睁开眼睛,翻身看着呆坐在床的周泽楷。微微叹息,“时间快差不多了。”

—————————————————————

其实感觉像表达的都没表达清楚😕
我也不知道翔哥的名字啥时候能出来😕



评论
热度(20)

© 黑良菇 | Powered by LOFTER